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ysism

漫步主义 slow you step i save myself

 
 
 

日志

 
 

那个孤独者——老禄  

2013-03-17 21:19: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8年我去看老禄的时候,他已经不能走路了,那个时候我想他最多活到开春,所以去看他的时候我是抱着最后见他一次的心态去看他的。那次我和爸爸背着一盘牛油和一些生活用的必备用品。

那天是大年二十九,早上我对爸爸说了要去看老禄的想法,爸爸说他陪我去。那天早上下了好大的雪,到老禄的茅屋的时候我们的衣领上已经满满的都是雪。我穿着一双波鞋 ,但是双脚都冰冻的失去了知觉。那天早上的雪下很深,双脚踩下去全部被雪给掩埋了,远处近处全是一片纯白,好多处陷阱都被雪掩埋了。为此我和爸爸还吃了几次亏,许多人家挖了捕野兔子的洞把我们给害苦了。近旁的绿色植物殷殷的透出一点绿色,在雪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的透明。我套着手套时不时的用手去拉着路边的树枝,每每把树上是雪漱漱的抖落下来。

老禄的家在我们那里最大的一坐上的山脚下,旁边是许多棵高大的雪松,在大雪下,雪松显得格外的好看。满枝满枝的大雪把树枝都压低了。

我们到的时候大概早上十一点左右,全世界都在洁白的雪地里变得安静下来,什么声音都很少有。踩在雪上的咯咯声都会让人觉得特别的大声。在这个纯白的冰天雪地里这样的声音都一下子变的突兀起来。走到老禄门口我们先站在门外把衣服上是雪抖落了才进去。老禄的房子早已经没有了门。还好他的门的开口不是朝着风向的那一边。这样就让他在冬天不至于太难熬。

我们进去的时候老禄正在用三脚架子支起了一个火圈,几根湿漉漉的柴在吱吱的燃烧着。那个老而旧的的瓷罐里面装满了刚刚从外面雪地里的雪。老禄说他用火温把雪化为水之后就可以泡茶喝了。屋子里味道难闻的厉害,我们没待多久就出来了,爸爸说等过些天再给他送些其他的生活物品。我那个时候想,可能下次来就是来收尸了也不一定。

老禄是爸爸的初中同学,在爸爸他们那个年代能够读书的人少啊,老禄读书很用功,知道的东西也多,尤其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前些年他身体好些的时候许多人家遇上红白事情都会找他写写对联什么的。后来他慢慢的身子骨不好了,很少走动,别人也慢慢的少找他了。我知道老禄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读书的推荐信是她帮我写的,我们那个地方在我小的时候要读书一定要有人推荐才可以的,村子里认字的不多,爸爸就找到他。后来他就一直和我很要好,常常会问我考试成绩什么的。那年参加作文比赛得了一等奖老禄就送了我一只手表,后来不知道被我弄到哪里去了。

2011年高考之后我打算去看老禄的,一直拖延着终究没有去看他,老禄能够活到2011年已经算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了。不过他也终究就在2011年去世了,那个时候我已近在大学的校园了,爸爸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告诉我的,他说,老禄死了,村里的一些人凑了些钱就把他随意的埋了。后来假期的时候回家我才知道老禄的坟的位置。我后来也去看过他的,不过也仅仅是在他的坟边坐坐而已。

老禄的家在雪山,我们那边的彝族人的居住地。后来他的父亲娶了我们那里的女子便迁居到我们那里,合着回族苗族一同混杂的居住着。他一共兄弟两个,前些年他的父亲还健在的时候家里殷实,常常不多久就可以看到他父亲赶着大群的猪去市场上卖,到了晚上就笑眯眯的回来,想来又是钱包鼓鼓的回家。后来老人死了,兄弟两个相继娶了亲。老禄的哥哥家里一直不错,虽说是靠着土地在生活,基本的生活开销绝对不成问题。老禄一开始也还是不错的。写的一手好的毛笔字,又会写文章。小的时候还听说老禄常常会写文章去投稿。后来文章到底发表了没有也没有人再去过问。老禄娶亲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的家庭会很幸福的。其实他的家庭也确实幸福了一年。后来老禄在给旧房子换瓦的时候摔下来。左手失去了知觉,一只脚也断了。没多久老婆就跑了。老婆跑了之后老禄就是一个人了。后来他的手脚基本是没有劳动能力了。接下来的几年都是靠着他的哥哥过的。虽然他的嫂子时常会在背后说一些难听的话,但是终究还是不能不管他。就这样老禄就随着哥哥过了几年。虽说会受气什么的,但是也能保证冬天暖和,四季温饱。

后来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开始抓的严了,老禄的哥哥家已经有五个女孩子了,在农村没有男孩子的家庭是很难过下去的,人家就会说那是没后,没有以后的收尸人,一个家庭就难以正常的维持下去。最后实在不行的时候,老禄的哥哥带着全家到外面打工躲避计划生育去了。他这一去老禄就被留下了。一开始的几年别人也时常照顾着老禄。可是日子长了,大家也必然不会时常顾着他。老禄自己没有劳动能力,起先几年别人劝他把他哥哥的地卖了,但是他不肯,他怕他的哥哥到时候带着儿子回来没有土地会怪他的。后来日子长了,大家都说他哥哥不会回来的了。他自己也慢慢的失去了这样的信心。在加上自己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慢慢地连他哥哥的地也给他卖完了。这样的日子也就慢慢的过了几年。老禄是典型的彝族,常常是酒不离口。那个时候妈妈在山下的杂货铺卖东西的时候也卖酒,老禄就成了常客。他爱说话也爱听别人说话。尤其是读过书的说话他就特别喜欢听。常常会问到别人都烦了还在不停的问。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时常听他说,他也时常听我说。日子长了我们这一老一小的就成了朋友了。

后来我读高中离开家了,自己很少回家也就没什么时间去找老禄了,妈妈也没有在卖酒,这样我就基本没怎么见到老禄了。高中的时候忙着学习,忙着高考。竟慢慢的将老禄都忘记了。高考完之后的一天妈妈对我说她前些天在街上遇到老禄在那里打酒吃,还问起我,问我是不是考到大学了。我想着等忙完了高考之后的一些事得空去看看老禄。最后也终于被搁下来。

后来听到老禄的名字竟然就是被告知他已经去世。

我常常想,老禄若是能够生在一个现代的家庭他会有怎样的作为呢?那个时候和老禄聊天的时候老禄会对我说王阳明,说李贽。小时候接触一些哲学思想也是老禄告诉我的。这些东西我真正的知道是我读大学之后。

我一直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在高考之后去看看老禄。我知道,他一直希望我去看他的,他说,他常常觉得和读书人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可是到我真正的是一个读书人的时候他却悄悄的就去世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