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ysism

漫步主义 slow you step i save myself

 
 
 

日志

 
 

《穆斯林的葬礼》读书笔记  

2013-04-06 15:4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在外漂泊了三十多年的粱冰玉带着对家的恐惧和对女儿的思念回到韩子奇家的时候,当她踏着青石板走进这个她生活了20年的老房子的时候,她才知道,所有的故事都没有了。曾经对这里的憧憬了,现在随着自己孩子的爸爸或者自己姐夫的死去划了一个句号。不过在次数这句号不是圆满而是无可奈何。

霍达的这本书,最初吸引我的是书名,因为我本身出生在一个穆斯林之家,我的爸爸妈妈是穆斯林,我们祖祖辈辈都是穆斯林。而我的生活中也不断的出现了书中楚雁潮和韩新月的故事。族别的差异和信仰的不同,在我们那个不大的地方拆散了一对又一对相爱的人。后来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两个相爱的人私奔了,不过即使在孩子都七岁了的时候,这一对爱人依旧低头了。各自奔赴了自己不同的路,开始了不同的生活。

整个故事围绕着一条玉的长河展开,以玉和月为每一节的标题,当合上这本书的时候,我心里竟然空空的,大概当你太投入于一个故事的时候就会如此吧。玉说的是以韩子奇和粱君壁、粱冰玉姐妹两的故事,而月说的是小一辈的韩新月和楚雁潮的故事。书是两条线穿插着写的,写一节老一辈的故事,在写一节小一辈的故事,在最后的时候让两条主线不自觉的合在一起。这种写法让故事的叙述更能吸引人的注意。

全书四五十万字,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没有家人的跟随着自己的师傅普罗耶定巴巴行走在追随真主的路上的名字叫做易卜拉欣的穆斯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北京一个名字叫做梁亦清的穆斯林家讨水喝。梁亦清是一个琢玉人,手艺不错,但是收入在同行里不算低,在穆斯林里算是比较有出息的一个,开了一个名字叫做奇珍斋的玉器店。家里两个女儿,大的叫梁君璧,小的叫梁冰玉。当梁君璧第一次像易卜拉欣说着玉的长河的时候,这位一心要追随者师傅去圣地麦加朝圣的穆斯林动摇了追随师傅而去是决心,最后他依然的选择留下来成了梁亦清的徒弟。当师傅死后,他被骗挑起梁家的担子,忍辱负重到害死师傅的浦绶昌店里学习管理。直到自己有能力在把奇珍斋的牌匾竖起来为止。后来他与梁君璧结婚,开始经营奇珍斋。生了一个儿子,名为韩天星。当年的易卜拉欣后来有了一个汉名,叫韩子奇。他把师傅的奇珍斋发扬光大,照顾着师傅的女儿。直到后来抗日战争爆发,他这个爱玉如命的人为了自己玉的安全和着英国的亨特先生到了英国。而此时的梁冰玉昔日的小师妹已经长大,在北大的校园里刚刚经历了一次失败的爱情,和着他一起躲到了英国。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英国待了十年之久。而就在这十年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战争让两个原本亲如兄妹的人结合了。有了女儿韩新月,可是当十年之后他们要回来面对着苦苦等了他们十年的人的时候,这个家就不在如往日。梁冰玉和自己的姐夫有了孩子,这让好强如王熙凤的梁君璧痛不欲生。最后的办法就是韩新月留下当了梁君璧的女儿,梁冰玉从此远走他乡,直到本书开头所说,30多年之后已经接近60岁的梁冰玉回到了早已经物是人非的家。这是书中关于玉的一条主线。

另外一条线是关于月的,韩新月长大了,和她的妈妈一样,对语言有着特殊的敏感与爱好,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大西语系,报到的第一天,一个男孩子帮她把行李送上了宿舍楼,他们用流利的英语交流着,而这个男孩子就是她的班主任楚雁潮。楚雁潮很年轻,毕业之后就留校任教。韩新月是班上英语最好的学生。他们的师生情在慢慢的交流中发生了变质,而这样的变化是在韩新月得了心脏病之后才开始的。新月的家并不幸福,而这种不幸福是从她的亲妈妈回来之后开始的。后来梁冰玉走了,把韩新月留下来,那个时候的韩新月才两岁,后来的日子渐渐的让她忘记了自己的亲妈,一直以为现在她每天叫妈妈的人天经地义的就是她的妈妈,尽管她的妈妈对她并不好。直到后来他的父亲告诉他关于老一辈的事情,她才知道。而那个时候她的生命已经接近尾声。为了保住这个秘密,韩子奇和梁君璧一直痛苦的生活着。在她生命的最后,楚雁潮给了她一生一次爱的机会,这个只在大学校园里不到一年但是有着强烈事业心的学生,和有着同样致力于翻译事业研究的楚雁潮走在了一起,当然故事没有让他们走在一起,而让韩新月的死亡来结束了穆斯林里所谓的孽缘。而事实的发展就算韩新月没死依旧活着,他们也断断不可能走到一起。对于这样的一个怎么样都没有圆满结局的爱情,霍达选择了让韩新月死亡,至少死亡可以让读者多些对爱情的幻想,不至于对这止于宗教信仰的爱情死于现实的无奈。而同样是苦命的韩天星在母亲的一手策划之下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面对这这样的不幸,他依旧挑起了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我不知道霍达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是想表达什么,但是我看到的《穆斯林的葬礼》是一首悲歌,她借助韩新月的死来让整个故事以悲剧结束。梁亦清一生都献给了玉,最后死于玉,韩子奇直到过了人生的恋爱年龄才在战乱的年代知道什么是爱,而那个时候的爱是不被允许的。梁君璧一生好强,她和韩子奇的结合是出于相互照顾的需要,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所以当韩新月对她说爱的时候,她用了一个字“贱”。一生都在尽量维护着自己的权威和整个家的完整,而这样的维护被梁冰玉和韩子奇的结合打破了,被韩新月那个爱的结晶打破了。她变得尖酸刻薄,以此来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用每天的穆斯林礼来满足现实得不到的安慰直到生命最后一刻。梁冰玉知道了什么是爱,却没有得到爱,她的一生都在漂泊,等到自己不想在漂泊的时候,却没有了自己可以停留的地方。自己两岁就丢下的女儿,自己一心幻想着现在多么幸福的女儿,竟然先于自己死去,故事的最后只写到她来到女儿的墓地,但是却不知道是哪一座,因为所有的墓地都分不清了,没在往下写她的故事,因为有许多故事就只能到此,悲剧都是作者往下自己去想的。而同在墓地的楚雁潮,接近四十岁的人,满心的抱负,最后归于那个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父亲,阶级的模糊让他这样的梦没有实现,当韩新月死后这个失意的大学老师,也只有每天行尸走肉般活着。韩天星,一个不说话的男人,一生很少为自己做过什么主,等到自己想要为自己做一回主谈一场恋爱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了,母亲的阴谋让他失去了爱的权利,最后不得不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感情承担起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陈淑谚知道什么是爱,但是直到最后她都没有得到爱,得到了一个勉强维持起来的家庭。最后又不得不在日子里消磨了一生。

整本书都是所有的悲剧的人,但是这不是悲剧的堆砌,而是各种不同的悲剧在某个不经意之间被霍达的笔自然的连在了一起,浑然天成。当合上书的最后一页我不禁想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是悲剧的,为什么?有时候信仰是美好的,但是信仰在一些时候被我们加上了自己的个人见解的时候,我们就为自己加了一个牢笼,而且我们在里面自以为是的生活着,就像梁君璧,她的人生是悲剧的,她本是一个很有抱负很能干的人但是她始终都把自己的悲剧的一切当成了自己所信仰的主要给她的,是个人的力量没有办法改变的。但是在现实中她的处处争夺处处得理不饶人却又是相悖的。对所谓真主的信仰不过是在现实之外找一个灵魂的归宿而已。

韩新月最后还是死了,韩天星也过上了普普通通的生活,尽管他的内心不快乐,粱冰玉回来了,等待她的却是物是人非。楚雁潮依旧在教师的岗位上矜矜业业,但是却不再有原来的激情。霍达是回族,她自己的后记里也说过,这是她生活中的真实故事的改编,这是她对生活的描写。虽然故事里的人无论是活着的还是已近死去的,都是悲剧的,但这不是作者想去表达的东西,生活不是悲剧的堆砌。作者在叙述一个名族的故事的时候同时也是在说一个时代的故事,叙事里有反抗有不满,用我们所最不忍心让她死去韩新月来告诉读者,这些都是荒谬的,是要被打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