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ysism

漫步主义 slow you step i save myself

 
 
 

日志

 
 

探亲  

2014-03-20 20:33:52|  分类: 随笔书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许多年一样,大年初二都不是在家过的。

爸爸总是在初二来临的前几天早早的告知我们将在初二做什么。时间久了,不必告知大家都是知道的。

这个和爸爸很亲近的老人住的很远,开车得个把小时吧。今年的她看起来苍老了、也瘦弱了。双手的皮层好像是可以直接用手剥下的。几个月前,她的老伴走了。如今一只羊和一群鸡取代了她的老伴。

黑黑的墙壁,铺满灰尘的灶台和锅碗。还有空荡荡的四间房,她全部的生活范围不过占据了其中的一间。我们的到来么并没有让老人不自在,只是高兴之后马上就抱怨自己没有准备好吃的等待着我们的到来。这是冬天,而房子里没有生火。

母亲示意妹子和我一同帮忙生火做饭。而这个老人却在满屋子的找着可乐和杯子。最后,我们喝了用用过的一次性塑料杯装的可乐。爸爸下了车就问她身体可好,年三十在哪里过。刚等做下,可乐和花生就被放在盘子里被端了上来。在我们坐的院子里,种着一小块蒜和白菜。厕所就在菜地旁边。由此看来,一个人的生活不仅有孤独还有方便。

脚早就不能随意走动了,眼睛浑浊了不少,而耳朵依旧保持着年轻人的听力,随意一点什么都能听的清楚。可是爷爷说过,真要上了年纪,耳朵太好是会受苦的,因为常常一个人半夜睡不着。随便一点什么声音都能让孤独感半夜袭来。总是害怕老人浑浊的眼中有隐约的眼泪浸出来欲滴不滴。“只是腿脚不好,不然应该去看你们的”。

这个76岁的老人我爸爸唤她姑妈,爷爷的二妹子。她的女儿嫁给了我大伯。正是因为这样,许多年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堂姐的外婆而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老一辈的关系于下一代人除非很亲近不然是很容易被疏远的。爸爸总是在我们面前说他的二姑妈年轻的时候多么能干,然后再说到现状。这之后我们也觉得非得去看看这个老人不可。其实在我的记忆中我长大了,而她一直都不是从年轻到变老,而是一直很老。当然一直很和善。

她的老伴在去世之前的半个月就只认识她了,最后挣扎阶段的喂药只能由她来完成。因为其他的人没有人能够让这个即将死去的老人安心。我常常在想,等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另一半离开人世之后,自己一个人呆在一起生活的地方会不会觉得呼吸都困难。或许的人上了年纪对所有的生离死别都经历太多或者是做好了准备。再或者这些伤痛已近慢慢被治愈,在老人这个空档的屋子里,似乎是自然的过度的。

有牛在院子里面甩着尾巴,有母鸡会在树叶边上下了蛋。我原想,若是生活中能够引起注意的东西是这些个不能言不能语的生物之时,生活一定是无聊枯燥的。而现在这些东西为我注意是因为他们着实丰富了一个老年人最后的时光。

我们的离去多少带着些残酷,老人站在院门口看到我们一行人的车拖着长长的灰尘径直而去。爷爷是一直很少说话的,今天他们兄妹重聚,多少年了才有此一聚。这个老人却始终沉默着。我在想,是不是逝去的岁月会让许多本该说的话变成了眼神的交会,变成默默的记挂。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