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ysism

漫步主义 slow you step i save myself

 
 
 

日志

 
 

  

2015-12-31 16:5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这样一条路。细碎的石子铺就,杂草丛生,万物生长。无论我们离开多久,都能寻着这样一条路找到自己。
 不知何时起,对于路有了新的喜爱。不同的路就像每个人不同的人生,上演不同是故事。泥泞的路上生命在脚底挣扎,青石路上,故事寻着巷道慢慢走来,在悠长的随空轻声低诉,乡野之路,土地里沁出来的希望蒸腾不已,开阔的柏油马路,无限延伸,仿佛美国西部的牛仔们的公路的旅程刚刚开始。路,一直躺在那里,静默。而延伸的是我们心底那越来愈浓的情感。

村里那条路,没有石板,没有碎石,晴日里它是一整块干干净净的黄土地,下雨天,它成了一块面板,我们用双脚揉着黄色的泥面,脚和路之间拉拉扯扯。小学的时候,我恨极了这条路,下雨天,泥地总是吞没我的布鞋,换来了母亲的一顿打。有一年,村口的路面忽然有了一个大大的坑,下雨之后,坑里堆满了水和泥。阿伯的马车在一个秋日的雨后沦陷其中。全村壮年们弄到大半夜才把车马和一车的粮食弄回。自那之后,这路成了村里人的噩梦,在我的记忆里,它一直脏脏烂烂。即便是晴好的时候也渐渐有堆积的脏水招惹着周围的蚊虫打转。

高中之后,我离开了那里,县城的柏油路光滑明亮,下雨天也好走。到县城的那天,父亲在村口送我上了通往县城的大巴车。阴雨霏霏,离开的时候,父亲满眼开心,好像我即将去一个特别了不起的城市。他告诉我,堂姐在县城做生意,要记得去走动,在外面要好好学习。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路却好像去了一个永远不回来的地方般难受。上车前,父亲在村口小卖部给我买了一瓶水,他知道,我坐车会吐。

车走了,父亲还在。回头看的时候,他正和路上的人说着话。脚上,泥巴沾满了鞋面,看起来又脏又冷。那年假期我回来,妈妈在村口接我,因为下大雪路上车走得慢,所以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刚刚下车,妈妈就迎上来,帮我拿着包。一路上问我学的怎么样,这次要在家里待多久。路面已经不同半年前,如今的路,是细碎的石子铺就,虽然粗糙,但是下雨天不会黏脚。来来去去,村口的路已经成为了一个守望着村人的老者,迎来送往,满眼时光。

近年来,一种新的电影类型“公路片”正在兴起。顾名思义,公路片就是导演用镜头记录的发生在公路上的故事。从小众电影慢慢走向大众,公路片的发展正是人类对公路的认识不断加深的过程。路,是沉默的见证者,自有它安静的力量。看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在那样一个情景设置之下,空旷的公路,人性才最真实的得以体现。

去过乌镇的人想必会有一种体验,好像那一块块的青石板上,走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一同走来的历史故事。每一块石板就是一个故事,在江南的烟雨笼罩下,时光缱绻,细雨幽怅,呢哝声中,好像看到一个个打着伞的姑娘来回顾盼,眼波流转,一望千年。

我们的一生,就是一段在路上的行程。从过去走向未来,从未来走向往生。走过了康庄大道, 走过了青石板路,走过了田间小径。最后,我们终归把那条迎来送往的老路作了归程。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